社会抚养费收支漏洞百出 学者建议取消

来源:棋牌游戏代理赚钱吗 时间:2013-09-23 编辑:小编
导读:【财新网】(记者 林韵诗)在中国,超生家庭缴纳的社会抚养费收支情况一直不透明。近日,审计署首次发布9省市45县的社会抚养费审计结果。结果显示,各地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不统

  【财新网】(记者 林韵诗)在中国,超生家庭缴纳的社会抚养费收支情况一直不透明。近日,审计署首次发布9省市45县的社会抚养费审计结果。结果显示,各地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不统一、管理不规范,部分地方更违规下达社会抚养费征收指标。

  北大法学院教授湛中乐认为,社会抚养费制度已实施十多年,到底效果怎样,不仅公众有权知道,立法机关和决策部门也要认真反思。从长远来看,中国应取消社会抚养费。这不仅因为中国的生育率已经很低,更因为这是对公民生育权的极大限制。

  社会抚养费收支问题多

  审计署从河北、湖北、湖南、江西、陕西、四川、云南、重庆、甘肃九省份中,每省选取五个县作为抽查对象。结果显示,各地社会抚养费问题很多。

  首先,各地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不统一。

  以甘肃省为例,同类型计划外生育行为的计征基数不同,计征倍数差距较大。例如,对生育四个以上子女的社会抚养费,甘肃环县的环城等五个乡镇按计征基数的14倍征收,而合道等三个乡镇则按28倍征收。

  其次,各地为完成上级下达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指标,对付手段可谓花样百出。

  例如,2012年4月,湖北仙桃市彭场镇计生办为完成征缴任务,向镇财政所借款19万元。江西部分地方虚开社会抚养费发票1400余张,合计1980余万元;云南彝良县龙安乡木坪村委会四名村干部,2008-2012年为七名经济困难村民垫付社会抚养费4600元。

  最后,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普遍不规范。

  按现行规定,社会抚养费上缴国库后,应作为地方财政收入,由地方政府用于公共服务和社会事业支出,并不与计生部门的收支挂钩。但实际上,这笔钱的征收和使用都欠透明。

  此次审计显示,甘肃金塔县中东、航天等乡镇计生办,将3.1万元社会抚养费直接用于维修和购买家具等。而四川威远县六个征收单位将477万余元的社会抚养费,用于支付公路项目拆迁户养老保险补助等。河北5100余万元社会抚养费未按规定缴入国库。

  再如,部分地方违规将社会抚养费按比例返还计生部门。2009年至2012年5月,陕西商州等四县以社会抚养费为基准,按照30%-100%的比例,由财政向计生部门拨付或返还近740万元,向乡镇和街道办等征收单位拨付或返还逾3000万元。

  从“超生罚款”到社会抚养费

  从“超生罚款”到“社会抚养费”,这一旨在限制生育的制度已持续近30年。

  社会抚养费的前身“超生罚款”(或称“计划外生育费”),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1980年2月,广东省率先通过了《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对不实行计划生育的夫妇征收超计划生育费。随后,贵州、湖北、山东、天津等地都制定了相关条例,将收费定为行政处罚。

  1996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明确,征收计划外生育费不是罚款。

  2000年,财政部、原国家计生委联合下文,要求各地将计划外生育费改为社会抚养费,并明确社会抚养费是一项行政性收费。

  2001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其中规定,违规超生者“应当缴纳社会抚养费”。同时又规定,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此后,国务院出台《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自2002年9月起施行。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征收社会抚养费,应分别以当地城乡居民年人均收入为参考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超生子女数量,弹性确定征收数额。这就赋予地方政府极大的自由裁量权。

  2002年,原国家计生委曾表示,社会抚养费是超生者对社会的经济补偿,因为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超生者增加了社会、经济、环境资源的压力和负担,所以必须对社会作出补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补偿方式采用货币补偿。

  学者呼吁取消社会抚养费

  社会抚养费制度执行已十余年。近年来,媒体关于社会抚养费的报道渐多。不仅有多位专家上书全国人大,呼吁修改法律,取消生育限制,取消社会抚养费制度,更有不少律师和公益人士申请社会抚养费信息公开。

  2012年7月,包括北大法学院教授湛中乐在内的15位国内法学、人口学学者,联名签署修法建议书寄送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要求全面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取消对公民生育权的限制,废止生育审批制度,并废止社会抚养费制度。

  2013年7月,浙江律师吴有水向全国31省份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收支预算信息;9月1日,全国14位女律师联名向审计署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审计情况。

  面对舆论压力,9月2日,审计署网站发布消息,承认对社会抚养费审计关注不够,近年未组织过全面审计,也未能全面掌握这些资金的底数及相关惠民政策措施的落实情况。半月后,9月18日,审计署公布了对全国中西部9个省份共45县的社会抚养费审计调查结果。

  对此,北大法学院教授湛中乐指出,此次审计署的调查,印证了公众对社会抚养费管理混乱的看法。一些地方竟然还下达社会抚养费征收指标,这是非常荒唐和难以理解的事情,折射出从中央到地方的很多领导在管理方式上存在大问题。

  湛中乐认为,社会抚养费制度既然要在全国推行,国家就应制定相对统一的征收标准。然而,国务院目前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当地的征收标准,给地方立法太多自由空间。

  这是因为,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受三重因素影响。首先是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基本标准,再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超生子女数量,确定征收数额。这导致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在全国差距巨大。

  湛中乐认为,社会抚养费制度已实施十多年,到底效果怎样,不仅公众有权知道,立法机关和决策部门也要认真反思。从长远来看,中国应取消社会抚养费,这不仅因为中国的生育率已经很低,更因为这是对公民生育权的极大限制。■

    猜你喜欢
    娱乐
    3
    大众棋牌游戏安卓
    3
    棋牌游戏代理赚钱吗
    3
    金星棋牌下载地址
    3
    妆容
    3
    网友关注热点
    本网站原创内容(文字、图片)受法律保护,“棋牌游戏代理赚钱吗”欢迎引用和转载传播,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0-2015 棋牌游戏代理赚钱吗 www.onal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